毕业前奏

      照学士服照片那天,天气有些微凉。大家在因实习工作而分开2,3个月后重聚而格外亲热。又因为要穿学士服而兴奋得合不拢嘴。“象道袍似的……”有人说。学士服拿在手上却不知道怎么穿。终于穿上,看者玻璃墙上自己的模样,一种努力要表现庄严但压抑不住喜悦的表情。照相时全班一起喊“茄子”,还把学士帽往空中扔,引得周围路过的学弟学妹好不羡慕。那天全班都到齐了。相比后来全系毕业生一起照相每个班都差三两个人,而且因在大太阳下等了很久每个人在照相时流露出不耐烦的表情的照片,我们这张照片中的每个人表情都那么生动,笑得那么开朗,真诚而自然。

    下午,去吃了“散伙饭”。大家都喝了好多酒,连很少沾酒的女孩子那天也抱着酒瓶子喝。老班长是个山东大汉,那天喝得见一个抱一个,对全班女孩子一个个“表白”。有人哭了。我告诉自己,不必难过,以后还可以见面的。我会怀念,但不会留恋大学的日子。一方面,我的大学并没有什么太多引以为豪的事情;另一方面,我不想再过学生时代的“清贫”日子。我要自由,我要自主开始我自己的未来。有很多生活在期待我。

    顺便一说,照学士服照那天,我脑海里不断回放着雷光夏的《逝》和《情节》。学士服半个小时的租期已到,大家呼啦啦地从广场上往行政楼奔。迎面吹来一阵大风,学士服黑色的大下摆刷地飘了起来,大家像是要飞了起来。我怔住了。头发凌乱了双眼。我想到了ZARD的死去。那一瞬,真的感到就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飞了出去。


评论 ( 5 )

© izuki's Ca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