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Sally Meets Moses~ N ~

      在寸土寸金的城市中心,居然有这么大一块公园,公园里有一片树林,满是六七十年树龄的高大的梧桐树。于是这个公园对于这个城市,就好像曼哈顿中央公园至于曼哈顿,为这铜墙铁壁冷冰冰的城市一个温柔的庇护。

      这里最美的时节就是秋天。慵懒的阳光把高大的梧桐不知不觉染成耀眼的金黄,剩余的光线温和地抚摩着人们疲惫的身体,一下子就化了。远远看上去那硕大的树冠连在一起像一大团一大团褐黄的棉花团。人和动物都在这样的阳光下都慢慢悠悠,其乐融融。老人们在座椅上打着盹,小孩子小心地舔着蛋筒冰激淋,猫儿狗儿面向日光安静地趴在地上。所有事物都在这天光下变得颜色鲜艳,轮廓鲜明,仿佛精修过的图片。连常常被Vivian嘲笑穿衣太土的Sally,走在公园的日落大道上,都显得像从韩剧里走出一般。

      耳机里烧着Ella Fitzgerald和Louis Armstrong合作的精选。其中Autumn in New York最是应景。闲适,小小的温暖。 ”Sally你都是听得让人听不懂但怪好听的歌。这时候要是有一杯热拿铁就好了,就着这音乐。“Vivian说。Sally倒觉得略糊涂也好,不要那么清醒。爵士本是麻醉心灵的,最初生于酒馆,也该就着酒精共享,不知怎么后来成了咖啡馆的背景音乐。而摇滚确是要清醒呐喊的,却成了酒精大麻的BGM。

       秋天大概是听什么音乐都很恰当的季节。

      “还有什么秋天的音乐?”见问,Sally打开歌单,选了首George Winston《December》专辑里的Canon。Vivian尖叫道:“哦这是《我的野蛮女友》里的配乐啊!这个应景!”Sally笑了笑,告诉她这是一首巴洛克时期作家帕萨贝克的作品,很早就有了。“巴洛克音乐?难道不该是巴赫那样很严肃很高大的音乐吗?这个很温柔啊。”

        这首确实很浪漫,不过巴洛克也不是全板着脸的,就是巴赫其实也是温柔的,比如《十二平均律钢琴》的第一首(后被圣桑改编成《圣母颂》的)。Vivian觉得挺耳熟,听着慢慢感觉开了窍:巴赫很适合秋天听呢。Sally笑道,巴赫什么季节都能听啊。

      春天,是无伴奏小提琴组曲第六组,鸟雀啼鸣,莺飞草长 ,精神矍铄,载欣载奔;

     夏天,是布兰登堡协奏曲,天光爽朗,花开荼靡,树影斑驳,蒸蒸日上;

     秋天,好像G弦的咏叹调,深沉隆重;

     冬天,好像钢琴协奏曲BWV1056的行板,寒冷无情, 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但内心的坚守不曾动摇。

   金色的叶子前赴后继地庄严地从天上飘下,好像为褐色的大地积累着一片片哀伤。 Vivian随着音乐,像一只小鹿,轻盈地跳在干枯的落叶上,落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时不时孩子般回头看看Sally。“这里会不会有一口深井?我要是一脚踩掉下去不见了你可要来救我。”小鹿笑盈盈地说。“你以为这里是哪里?挪威的森林*吗?”Sally说。

      太美丽的时光,不忍心流逝。她轻轻叹了口气,一丝红晕泛上脸来,那娇羞的神色令人怜爱。Sally凑过去在她的脸蛋上轻吻了一下。Vivian也不动,突然忧伤了起来。“要怎么留下这时间?”

  Sally也感到了伤感。也许明天就要变天,也许这是这一年最后的金色阳光……学校的事情会怎么样,未来是什么样,她们都没有准备好。她用手扳过Vivian的脸来,照直向红润的嘴唇按了上去。Vivian闭着眼睛,倚在梧桐粗壮的树干上。Sally紧紧地扶着她的肩头。音乐跳到了巴赫双小提琴第二乐章,从容的广板,BWV1043。

      深秋金色的光辉笼罩着二人。羽管键琴好像细碎的光芒,护佑着两把小提琴婉转缱绻在一起,一唱一随,难舍难分,时而温柔,时而激烈,时而甜蜜,时而惆怅。时而是阳光的微热,时而是秋风的微凉。音乐让每一个毛孔都高度兴奋,沁进了彼此的温度、呼吸。这时刻不用着急未来,只要歌颂当下就好。

     “我们就这样在一起吧?”

  ”我喜欢现在。“

*梗出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剧透。

~顺便完成挖掘机lover主题文~N为女主们确定关系后的几话~还要慢慢修改。

评论
热度 ( 2 )
  1. izuki's Cafeizuki's Caf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挖掘机lover
    顺便完成挖掘机lover主题文~N为女主们确定关系后的几话~因为跳写,时间有限,感情没有酝酿充分,以

© izuki's Ca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