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厨师(非典型学者综合症)

这是只有骨灰级饕餮才知道的事:在戛纳海滨的仙山中里暗藏着一个米其林三星餐厅。这里车辆无法开进,食客必须要如朝圣般在山间小路步行几百米才能到达。在侍者的帮助下推开厚重的铁梨木门,便能看到古雅温馨的餐厅。这里通常坐满了客人,特别是女客人。

“啊~~啊~~嗯~~~红酒小牛肉太棒啦~哦~~~啊~~~”

“Aha~~~en~~~ah~~~The mashed eel gonna bring me to Heaven~~Come on,baby,don't stop~~”餐厅不断传来女客人品尝美食时发出的愉悦的声音。

我喜欢听到美丽的女客人们吃到我绝活时发出的快乐的声音。偷瞄她们欲罢不能的样子,我就有了满足感。

我是这里的主厨,或者这家餐厅美食的灵魂所在。我就是有能让客人吃到我的佳肴时就飘飘欲仙的能力。同样的食材,同样的器皿,到了我被称为神一样的手中就能幻化成只应天上有的珍馐佳肴。这对我不是难事,当我一触到食材,就能感觉到食材的水分和纤维的细微差别,脑海中就升腾起各色幻境,感觉到食材在指引我应该如何加料,如何把火。当我闻到一颗新鲜的甘蓝,我就能自动感受它和多少橄榄油,多少罗勒在一起能变成什么味道;当牛排摆上烤架时,自己就变成了那块肉,当恰到好处的时候自己便产生了感应。

但我不是这里管事的。行政主厨的水平根本不及我,但老板觉得我不会做人,不会管事,就让他上了位。怪不得老板,我知道我的问题:我确实从来不知道如何跟人类打交道。

“歌星Rihanna在这里就餐,想见见您。”

“呃……哦,我很忙。”

 “Gwyneth Paltrow刚刚餐毕,想向您致谢。”

“呃……我在忙”

女客人总想见见做出世界顶级美食的我,给我特殊的回馈。但我宁可一个人坐在枯燥的厨房里,思考为什么我孤独,也不愿意去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浪费生命。哪怕失去加薪进爵的机会无所谓了,只要在这个迷乱的世界里,有我的一个安身之所就好。

他们都说我有一双忧郁的眼睛。也许从小失去母亲,跟着暴戾的父亲长大的孩子都会有这样的眼神吧。母亲去世得早,她曾经做给我的美味深深地记忆在我的每一个细胞里。在每一个被父亲酒醉毒打后的漆黑夜晚,那些热气腾腾的美味记忆就会慰藉着伤痕累累的幼小的我。美食可以安慰人心,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开始追求着美食的奥义,偷偷地在厨房做吃的,送给小伙伴吃——得到小伙伴的赞许,但我不会忘记他们父母背地里的评价:一个男孩子在厨房里混,以后没有什么出息,不许和他玩。于是连童年的小伙伴都渐渐疏远了我。 我的朋友,我的世界,就是厨房和这些食材们。

“Ah~~ah~~~Oh my god~~Oh my god~~Almost there~~”

“熱い~~熱いね~~~フォアグラが全身に解けますよ~~~~”

我的美食再一次让各界人前权贵露出了动物性的本能反应。我躲在暗处,得意地看到外面心旷神怡的场景。刚刚做好的海鲜拼盘和鲑鱼拼西冷送了出去,并送到了一对母女模样的顾客的餐桌上。母亲雍容高贵,高高地盘发,身上穿着鲜红的天鹅绒希腊式长袍,胸口别着一只卡地亚猎豹宝石胸针,目中无人的样子。女儿十分瘦削,脸色苍白,亚麻色的及腰小波浪长发在餐厅金黄色灯光下折射出微微的柔光,穿着一件葱绿色泡泡纱束腰小短裙,露出细细的光滑小腿,踩在一双白色平底镶珠罗马凉鞋上。女孩子一身迥异于母亲的淡然飘逸的气质,在餐厅独树一帜,惹人怜爱,让人情不自禁产生保护欲。她脸上挂着忧伤,这忧伤照亮了整个餐厅。我被吸引了,眼睛始终不能从她身上移开,整个餐厅的珠光宝气,但我只看得到她。

菜既上桌,一般客人会先惊喜地端详半天,然后拍照一番。而这对母女好像司空见惯了这等精致美食一样马上就开始动餐具。母亲先下叉尝了她的鲑鱼——没有表情!@A@ 若无其事地继续下去。女儿犹豫地开动她的拼盘,用叉轻轻地送入她的樱桃小口——皱!起!眉!头!( °Д °#)

纳尼?!

哪里出了什么错?

不可能啊!

母女草草地吃了两下,就要起身了。我顿时慌了,当侍者把剩盘拿进工作间时,我冲了过去直接用手抓起她们吃剩下的放到口中——海鲜拼盘?没有问题!鲑鱼西冷?本日最佳!为毛为毛她们不惊叹我的技术?!她们到底是何方神圣,连我这米其林三星的技术都不能令她们满足?

我顾不得其他,换上自己的外套,离开餐厅,偷偷地跟在母女后面,最后跟到她们上了辆印度之星,扬长而去。我拦了辆出租紧随其后。母女在万豪加纳酒店停下就走了进去,我不得再跟,只好悻悻而归。

一天都闷闷不乐。这真是我人生中的一大重挫。大堂经理笑着走来说:“平时只见你呆,不过今天第一次见你烦恼啊!刚才几个客人点名要你,我们都只好提你打圆场了。”我只好涨红了脸羞愧地问到:“……刚才一对母女……那两个客人……是不是觉得我的菜不合口味?”

大堂笑道:“原是为这。你道她们是谁?那老女人是摩洛哥大公的前妻,据说还和LVNH老总有过旧情,你想,这种女人什么香辣没吃过?“

“噢……那,那个跟来的女孩子……”我的声音越来越小。

大堂诡异一笑:“这个女孩子还在读书,芳龄十七,她老娘准备今年就把她送到社交场,估计想早点寻个乘龙快婿。“难怪她看起来闷闷不乐。”那么瘦干干的,看着都硬不起来哈哈哈哈……”我心中升起了一团怒火:“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客人……”大堂捂嘴道:“这么正经干啥……咳咳,别郁闷了,该干嘛干嘛吧。我们从来不怀疑你的水平,你是最棒的!”

略微宽慰了些。大堂话虽如此,心中始终是一个结。晚上便梦见那亚麻色头发的少女来到了我小时候那阴暗的厨房,如仙女一般带来光明和薰衣草淡淡的香气,俯身蹲下,轻轻拭干我的泪痕。突然大公夫人驾到,我们猝不及防,大公夫人脱去天鹅绒长袍,露出紧身皮裤下包裹的丰乳肥臀,操出一条蛇样长鞭,向我们凶狠地挥来……我惊醒过来。

我想着要专门为她做一个让她微笑的美味。要如何取悦她呢,要如何抚慰她呢?那样一张忧郁的面容,怎样的美味才能适合她呢?

我决定尝试我没有试过的——马卡龙。如她一般娇小可爱,年轻亮丽。于是一有空的时候,餐厅打烊了的时候,我就马不停蹄地各种试验。也有到甜点店去吃人家做的好的,不断修正自己的技艺。我不断地想着她品尝到这马卡龙时真挚的笑容。终于我做出了我最好的马卡龙——我称之为奇幻森林马卡龙,当轻吻它时,便能咂出千变万化的森林中各种植物的芳香;在品尝的过程中,能不断勾起童年记忆中出现的各式花卉的香气的记忆,如同在一个奇异的森林中漫步探索。不能再好了。

又过了几日,母女的名字再次出现在了餐厅的预约单上。她们来了。这次母亲依然高盘发,身着不对称豹纹露肩礼服,手上戴着鸽子蛋黄钻戒指——夫人保养得极好,皮肤紧致光泽,深深乳沟也没有其它干纹。但小洛丽塔穿着奶白色纱绸刺绣小裙,裙摆上绣满了各式花卉和小动物,尽显天真烂漫,下配玫瑰色尖头平底小皮鞋,可爱又优雅。

这次我用了200%的水平来制作她们的点单:迷迭香汁鸭肝羊腿肉和三文鱼土豆酪。把剔筋去骨后的羊腿肉卷入鸭肝,均匀抹上迷迭香叶子、蒜茸,盐和黑胡椒,用细线捆绑腌制半小时;再将倒入三勺量特制橄榄油加热,趁没有生烟放入腌好的肉棒,屏息凝神地煎炸。温度不宜太高。待肉棒外部呈现金黄焦状便捞出,切开摆盘——不错,外焦里嫩,中心还是嫩红色的;最后浇上事先准备好的红酒迷迭香酱汁,第一盘便做好了。接下来早早将今天清晨刚运到的三文鱼块抹上椒盐,入味后裹面粉,入平锅煎烤. 小心剔刺剁碎。将精选小土豆去皮蒸熟切片. 西兰花切小块儿过水备用;将洋葱碎用本地土法黄油中火炒过,加入鲜奶和淀粉翻炒至香浓酱汁,再把热酱汁浇到准备好的菜品上,混入拉丝奶酪,放到200°的烤箱里烤制面色金黄出炉。看得我也是醉了。

        侍者轻轻放到尊贵的客人面前。这次大公夫人略瞟了一眼——这一瞟多少令我松了口气。夫人依然面无表情,小可爱依然一脸忧郁。任周围的客人吃的高潮迭起,她们依然保持着贵族的礼教和矜持。看来我必须要使出杀手锏了。

“冒昧打扰夫人和小姐。为答谢您对鄙店的厚爱,我们的主厨特地为二位准备了道特制甜品,叫奇幻森林马卡龙,希望您喜欢。”侍者待餐毕,在大堂的介绍下奉上了我精心制作的奇幻森林马卡龙。上桌片刻便香气四溢,彷佛呈上的并非甜点,而是一株鲜活的奇花异草。老太后将一块甜点放到自己盘中,切下一小块送入嘴中刚一咀嚼,脸上便放出异彩,凤颜大悦,“délicieux !”。小公主朱唇微启,用细削的手指直接夹起一块,刚好放如口中。她先是一惊,深吸一口气,脸上忧郁的表情渐渐散去,然后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花朵绽放一般的笑容。

看到这,我的❤温柔地化开了。我的心亮了。有她笑容的世界真是太美好了。我瘫坐在地上送了口气。这时大堂笑盈盈地过来:两位女客人希望能当面致谢做出这人间极品的厨师,不知能否赏脸?

这个可以有。

这是我第一次当众走出我的工作小世界,走入一个全新的大世界。好像一个蹲了半生监狱的犯人终于走出了牢笼,见到了外面的阳光。店内乐队一见我出来,立刻换上了欢乐的乡村舞曲。食客们突然见我出来,又听店内曲风大改,知是盘中餐的作者,纷纷起立向我鼓掌致敬。我像一个迎接谢幕喝彩的主演,接受到如潮的鲜花掌声。听到平生从未听到的巨大欢声。我惊呆了,吓得本能地后退,大堂骄傲地拍了拍我,把我往前推。众生中,我看到了梦中的亚麻色头发的少女,她面若桃花,娇羞看着我,眼睛里充满了赞美。我心要跳到嗓子眼,两眼开始模糊,鼻涕留下来还不知道,双脚发软,似踏在海绵上,几乎要瘫下去。大堂一把从后面扶住我,掏出手绢擦擦我的鼻子,继续推我前行。

我被硬生生推到母女面前。我不知道该如何行礼,“咚”一下单膝跪地,周围顿时死样地安静下来。“我已经没有爵位了,你不必行此大礼”夫人高贵冷艳的笑声传来。我知是做错了事情,更是不知所措。这时亚麻色头发的少女款款起身,如同那梦中的情景一样,俯身蹲下,用冰冷苍白的小手扶起我的粗手,把我扶起来。我顿感一阵电流通便全身。如此贴近她,我都能闻到她身上幽幽的薰衣草香(果然)。抬起头正好和她四目相视,不觉感觉脸上燥热,不断咽涎。

“谢谢你的奇幻森林马卡龙,太好了,让我又想起了小时候很多美好的事情。果然是米其林三星的餐厅的厨师,如此年轻有为,能吃到这样的美味,真是人生幸事”公主轻轻地说,声音若莺鸟啼鸣,眼神如碧波婉转,让我全身酥麻,半晌无言以对。

“你有什么心里话要对夫人小姐说的吗?”大堂提醒我。

“我……”我面红耳赤,呆呆地问,“真的可以说心里话吗?”

 “当然……可以。”

    我吞了吞唾沫,舔了舔嘴唇,鼓起平生勇气大声说:

“夫人我可以跟你交往吗?”





1.部分菜谱来自:美食天下 http://www.meishichina.com/ (我自己下厨常参考此)

2.BGM:Bach: Klavierkonzerte, BWV 1052-1058

http://www.xiami.com/album/2014036420?spm=a1z1s.6843761.226669510.19.zpkn5L

评论 ( 7 )
热度 ( 3 )

© izuki's Cafe | Powered by LOFTER